首頁 新聞 專欄 圖片 專題 數字報 房產 健康

心愛母雞丟失多天 女主人憤然寫打油詩

2018-04-07 08:05 來源: 新文化報- 新文化網
編輯:yangliu

左為大黃 讀者供圖

   新文化訊(記者 鄧勝男) 小黑是一只母雞,本來它有一個“閨蜜”母雞大黃,它們無憂無慮地在一起生活了三年,每天一起吃飯,一起散步,和小主人然然愉快玩耍。可今年3月26日,大黃突然不見了,小區里全無它的蹤影,它已經失蹤了多天,小黑很想它,每天“茶不思飯不想”,就在小區里一遍遍尋找。“大黃,你在哪兒?小黑等你回家吃飯!”然然說。

“到了晚上就小黑自己回來了,我在小區連找帶喊,大黃也沒出來。”3月26日,家住南湖新村63歲的劉女士像往常一樣給大黃、小黑備好一整天的食物,因為天氣轉暖大黃和小黑就一起到小區里散步玩耍。“我打算過幾天再把它們拴起來,沒想到大黃竟然丟了。”當日18時,天色漸黑,不見大黃蹤影的劉女士開始在小區內四處尋找,“有的鄰居說看到有老太太拿棍子攆大黃了,又有人說在23棟3單元3樓那兒看到了。”于是劉女士便前往小區23棟,“我到哪兒沒看到我家大黃,然后我又在小區一通找,也沒找到,當時就感覺不妙,大黃應該是被人偷走了。”劉女士回家告訴了女兒和7歲的外孫女然然大黃失蹤的事情,然然特別傷心,“孩子特別喜歡家里養的兩只雞,這突然丟了一只,孩子受不了,上火嘴都起泡了。”劉女士稱不光孩子上火,另一只母雞小黑也上了火,這幾天精神萎靡,食欲不振。

“養了三年的母雞啊,能沒有感情嗎?”三年間劉女士全家換了住所,但一直沒有拋棄大黃和小黑,“我喂白菜和玉米面給它倆吃,它倆長得可好了,而且它倆基本上每天都下蛋,可出息了。”

3月26日當晚,劉女士的女兒憤然寫了一首打油詩《唾偷雞賊》,痛斥偷雞行為,“三天后我們貼到了23棟單元門上,我媽天天在那附近找,但仍一無所獲。”,劉女士女兒稱大黃按照笨雞價格換算也就值100多元,“不是錢的問題,偷雞的人丟了尊嚴,太沒素質了。”

4月6日下午,新文化記者再次聯系了劉女士,劉女士表示,至今也沒有大黃的音訊,“估計是被人吃了,回不來了。”

聲明:凡注來源“新文化網”字樣的稿件,未經新文化報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轉載,已授權轉載的須注明來源為“新文化網”。
相關文章推薦
  • 關鍵詞閱讀
  • 關鍵詞:
  • 娛樂
  • 新旅行
  • 健康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
新聞專題

閱讀全部

人氣活動

閱讀全部
公司簡介|報社簡介|發行站點|聯系我們|LOGO
版權所有:新文化報社  內容所有:新文化報社 / 新文化網  信息產業部備案許可:吉ICP備19002229號  吉B-2-4-20080044  
新聞中心:長春市人民大街6906號新文化報社     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22120180022
Copyright@ 1998 - 2019 www.xwh.cn All Rights Reserved
日本Av毛片在线播放-wwwpaipai-丁香五月综合缴清中文-思思re热免费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